新星鹤起耀菊坛

前不久在运城举办的“2022首届蒲剧艺术周”,让人们再一次看到了古老地方剧种蒲剧的艺术魅力。

蒲剧周展演期间,在青春版《西厢记》中扮演张生的青年演员南征,凭借帅气潇洒的外表,干净利落的演技,高亢优美的唱腔,节奏清晰的道白,功力深厚的做派,博得观众阵阵掌声与喝彩,格外引人注目。

南征,1994年出生于芮城县,主工须生,兼演小生、老生,系蒲剧须生泰斗“阎逢春”的第五代传人。

南征的母亲为蒲剧演员,父亲为剧团伴奏,因从小耳濡目染,他对蒲剧情有独钟,10岁时考入了原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在校期间,经过严格训练,加之自身刻苦用功,他考入山西省戏剧职业学院,毕业后加盟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演出团(现山西省蒲剧艺术院演出二团)。

在团期间,著名蒲剧表演艺术家、二度梅花奖得主、团长景雪变对他格外重视,2014年让他在蒲剧现代戏《山村母亲》中扮演男一号全保。经过国家一级导演王乃兴的排导和景雪变的精心指导,该剧先后在国家大剧院、中国人民总政治部,以及兰州等地演出多场,深受好评。

在《山村母亲》这出国家精品剧目中饰演主要角色,奠定了他在现代戏表演上的基础。2015年,蒲剧数字电影《山村母亲》筹备拍摄时,景雪变决定继续让南征担任剧中儿子全保一角。然而,由于当时南征才二十出头,表演经验不足,好多人并不看好,认为拍电影是项大工程,让一个孩子担此重任不妥,但景雪变力排众议,对大家说:“我的孩子我了解!”

就这样,南征继续担任男一号。拍摄初期,因电影与舞台艺术差异颇大,他一直进入不了状态。在导演朱兆伟和景雪变的耐心指导下,南征逐渐适应,并找到了感觉。为了上镜好看,他一天只吃一顿饭,且不吃主食,一个月下来,瘦了10多斤。2016年,蒲剧电影《山村母亲》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成功首映,反响强烈。2017年,南征随剧组参加了唐山电影节走红毯仪式。此片也获得了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戏曲片”提名奖,后又在美国洛杉矶获得了国际民族电影节最佳戏剧影片奖。

之后,在团领导的培养下,南征对蒲剧的理解愈来愈深,接连参与排演了两部阎派传统剧目《出棠邑·拆书》和《薛刚反唐》。在这两出以功架和做工为主的剧目中,南征都出色地完成了角色塑造。

《出棠邑·拆书》是蒲剧须生的代表作。《拆书》一折极其难演,需演员内穿剑衣,身扎大靠,外掩蟒,再腰挎宝剑,头盔髯口、厚底,整套下来演员身背了几十斤行头。再加上演员需要在椅子上做一些技巧,以及一些身段的要求,三伏天别说动了,就是把全套衣服穿上都热得够呛。经过反复排练,一身汗一身汗地出,南征终于拿下了这出剧目,把阎派的髯口功、鞭子功表现得可圈可点。

《薛刚反唐》中的《徐策跑城》一折是阎派的代表作,也是全国剧种常演的一出以做工为主的老生戏。蒲剧的《徐策跑城》和其他剧种不同,不光有踢袍甩袖、各种台步,而且还巧妙地运用了阎逢春大师创造的“帽翅功”,左单甩、右单甩、上下甩、双绞、前后意向甩,用来表现人物此时兴奋的心情。南征熟练地掌握了相翅技巧,并在“吹胡瞪眼”“甩帽翅变脸”的阎派表演特色上规范了自己的身段、表演和台步,很好地继承了这一剧目。

2018年,在山西省青年演员大赛中,南征以《拆书》一折获得了“最佳演员”称号。2019年,他以《拆书》《徐策跑城》两出剧目获得了第十六届山西文化政府奖戏曲表演“杏花奖”。

随着舞台表演实践增多,加之南征的刻苦用功,他的演技日渐提高。2018年后半年,团领导决定为他量身打造一出新编大型古装剧《更上一层楼》,由他饰演男一号王之涣。此剧以唐代诗人王之涣三登鹳雀楼为主线,通过著名的《登鹳雀楼》和《凉州词》,折射出盛唐诗人的人生境界和家国情怀,也呈现出盛唐气象。

接到任务后,南征认真研读剧本,全面了解人物性格,体悟人物内心状态,揣摩人物动作语言,努力通过王之涣的际遇和忧患意识,反映出大唐盛世中知识分子的崇高人生境界——始终充满自信地追求人生价值的实现,再现博大、雄浑、深远、超逸的盛唐精神和气象恢宏的诗歌黄金时代,呼唤华夏儿女血脉深处的爱国精神。该剧深挖河东丰富多彩的文化历史元素,在传承蒲剧上推陈出新,对于弘扬河东传统文化、促进文旅交融具有重要意义。

南征在剧中分别饰演青年王之涣、中年王之涣和未老先衰的王之涣,通过小生、须生、老生3个行当的演绎,以不同的身段、表演和声腔,刻画了一个慷慨、倜傥的诗人形象。舞台上的南征,热情饱满,感情真挚,唱念做打有板有眼、有规有矩、有声有色、有气有魂,获得了观众热烈的掌声。该剧2019年在永济人民剧院首演3场,获得专家及观众的高度评价。

2022年,山西蒲剧艺术院成立不久,演出二团重新打造青春版《西厢记》,南征在剧中扮演张生。蒲剧《西厢记》和别的剧种不同,因故事发生在永济蒲州,所以又被称为“土西厢”,他们有当地的方言和特色,以青春的面孔来演绎,给人以青春的气息。

据了解,南征此次扮演的张生,除了学习蒲剧前辈苏俊祥、郭关明、王艺华的张生外,也借鉴了京剧、越剧等兄弟剧种的优点,结合蒲剧自身的艺术特色,诠释了他对张生的理解,既风流又儒雅,既呆萌又潇洒,使张生这一人物鲜活生动,立体丰满。

2018年,在景雪变的积极努力下,一批优秀青年演员考入运城学院音乐系表演专业,成为蒲剧历史上第一代大学生。南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大好机会,在提升专业技能的同时,如饥似渴地学习文化知识,并于今年7月毕业后返团。

南征无疑是个戏路较为全面的青年演员,不同角色他都拿捏到位,入戏颇深。正如著名蒲剧表演艺术家、梅花奖得主王艺华所言:南征唱念做打俱佳,表演规范。他嗓子条件不错,宽厚、高音穿透力强,扮相英俊,功底扎实,善于表演各类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是个难得的文武全才青年演员。

景雪变说起南征在《程婴救孤》中的表演,颇为欣喜。她说,“元帅……”左看一下,“公主……”右看一下,两声道白念出,随着音乐响起,南征用慢板切入,开始了门客程婴向元帅魏降、庄姬公主两个人同时陈述孤儿原委的大段独唱。

这段唱共有30句,情绪几经跌宕,但始终注意紧紧地扣在剧目铺排的特定情境当中,让人深深地为程婴的大义舍亲所感染和感动。30句唱腔还有一个特点是几乎涵盖了蒲剧的所有板式,除去上述提到的慢板、干砸外,在运用二性、撩板、间板时,听上去也很有磁力和爆点。如南征唱到最后一句“除奸贼报仇冤重整朝班”的“冤”字时,会有意提高声音并增强喷口、吐字力度,一方面可以呈现出自身的唱腔特色,另一方面也可以准确地表达出人物积压了十五年的巨大隐痛。这种细腻的演唱,在整个唱段中随处可见。

景雪变对南征的眼神运用也赞不绝口:“他知道在什么情绪下使用亮眼,什么情绪下使用微眼,有时他会仰视,有时他会平视,包括随唱词内容而及时调整成侧视或垂视,往往在眼神的变换中,逐字逐句,一步一步把程婴的内心世界层层剥开,进而达到塑造舞台人物的目的。”

在国家一级演员张巨眼里,舞台动作周圆也是南征演唱时的一个特色。如展袖、收袖的时候,他会一秒不差地与乐队伴奏相呼应,同时容颜、神态、唱词、行腔浑然一体,在他身上可以明显看到一位优秀演员的潜能。

回首学艺及舞台实践的18年,南征感触良多。他深情地说:“回忆艺校学艺时光,是最难忘也是最深刻的。忘不了那搬腿搬腰的哭喊;忘不了拉大顶聚红的双眼;忘不了因动作不标准大腿两侧青一道紫一道的伤痕;忘不了翻跌扑打留下的腰伤。也正是老师们的严格训练,我才能在后来的舞台上行动自如、得心应手。在团里领导的培养下,挑了大梁,演了很多角色,获得了多个奖项,也上了大学,这是蒲剧带给我的成绩,也是坚持不懈的结果,但这些只能作为我人生的起点,人生的路还很长,不能满足和沉浸于过去,我还要更加刻苦练功、认真研究角色、增强自己的技能,在未来蒲剧一片大好的形势下,继续坚守自己的初心,为蒲剧的未来奉献自己的全部。”

戏曲舞台的未来是属于年轻一代的。依着南征对蒲剧艺术的认知与理解,他定能乐此不疲,情系舞台,迎来他舞台艺术的高光时刻。凭着他在表演实践上的勤奋与刻苦,他定能不遗余力地塑造新的角色,成为一名出色的演员,享受四溢芬芳。

运城日报、运城晚报所有自采新闻(含图片)独家授权运城新闻网发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务必注明来源,例:“运城新闻网-运城日报 ”。

凡本网未注明“发布者:运城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