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亮:是的掘墓人

中国的经过、三反、文革、1986、1987、1989等多次事件的练习,加上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智囊团的帮助,现在已经变的异常的狡猾和善变。但是马脚总是包裹不住的,卑鄙也是纸里包不住火的。

如何评价姚文元还存在争议,但是对姚文元《论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的批判却仍然在继续。强国论坛上发表过类似的批判文章,其幼稚可笑不过刻画了一种被毒害了孩子的可怜的脸蛋。

姚文元的《论反党集团的社会基础》中有一部分描绘了资本主义复辟的过程。当时是针对苏联的,但是对照中国的现状,我们会惊讶地发现,中国仍然遵循着这个历史过程。

“社会主义社会中,还存在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这两种社会主义所有制,这就决定了我国现在实行的是商品制度。列宁和毛主席的分析都告诉我们,对于社会主义制度下在分配和交换方面不可避免还存在的资产阶级法权,应当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加以限制,以便在长期的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逐步创造消灭这种差别的物质的和精神的条件。如果不是这样,相反地,要求巩固、扩大、强化资产阶级法权及其所带来的那一部分不平等,那就必然会产生两极分化的现象,即少数人在分配方面通过某种合法及大量非法的途径占有越来越多的商品和货币,被这种“物质刺激”刺激起来的资本主义发财致富、争名夺利的思想就会泛滥起来,化公为私、投机倒把、贪污腐化、盗窃行贿等现象也会发展起来,资本主义的商品交换原则就会侵入到政治生活以及党内生活,瓦解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就会产生把商品和货币转化为资本和把劳动力当作商品的资本主义剥削行为,就会在某些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部门和单位改变所有制的性质,压迫和剥削劳动人民的情况就会重新发生。其结果,在党员、工人、富裕农民、机关工作人员中都会产生少数完全背叛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新的资产阶级分子、暴发户。工人同志说得好:“你不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法权就要限制社会主义的发展,助长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当资产阶级在经济上的力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它的代理人就会要求政治上的统治,要求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要求全盘改变社会主义所有制,公开地复辟和发展资本主义制度。新的资产阶级一上台,首先要血腥地人民,并在上层建筑包括各个思想文化领域中复辟资本主义,接着,他们就会按资本和权力的大小进行分配,“按劳分配”只剩下一个外壳,一小撮垄断了生产资料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同时垄断了消费品和其他产品的分配大权”。

我们看到,正确的历史过程应当是通过限制资产阶级的法权来逐步达到消灭该种法权,即使是想利用资本来发展生产力,也需要在发展的过程中多资产阶级的法权进行遏制。 如果本身的目标只是试图利用资本发展生产力,那就必须对资本的反动本性进行法律、政策的遏制。资本一旦发展起来,其力量是非常巨大的,如果不依靠人民,也不在政策上对资本加以制约,那么资本必然侵入的肌体,对党造成灾难性的破坏。

可惜的是,我们的一些领导人和所谓者却试图和资本联姻,不仅对资本的副作用不加任何的制约,而且放纵资本的奴役。

1、工人在血汗工厂被企业主侵犯,警察不保护工人,反而逮捕组织起来的工人。这是什么工人阶级先锋队。

2、城市居民住户在拆迁中被商人侵犯了权益,公检法不仅不保护住户,而且公然带领暴徒强制实施拆迁。

3、法律中实施异常反动的检方举证原则,使非法活动和资本的秘密活动得到保护,从而使一切非法活动猖獗了起来。

4、不搞群众运动来反对腐败,从根本上使腐败脱离了人民的制约,得到了暗箱操作的机会,从而纵容了腐败。

5、由于资本的破坏运动,使少数人享受了财富盛宴的同时,破坏了多数人的生存环境。

6、为了给资本提供自由、解放的劳动力,使人民丧失了最基本的生存保障,人民在医疗、住房、就业、教育等领域遭受了资本和政府联合起来的残酷的剥削。

7、为了给资本提供资源,使资本找到市场,帝国主义在华资本和官僚垄断资本左右政府外交,使外交思维中发展出一种可怕的卖国思想。

8、为了买办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的自由和资本的流动、雇佣制度、剥削他人的合理性、帝国主义主人的合理性,舆论已经成为了资本的雇佣军,成了文化领域最可耻的叛卖,造成了全国性的灾难。

“要求巩固、扩大、强化资产阶级法权及其所带来的那一部分不平等,那就必然会产生两极分化的现象,即少数人在分配方面通过某种合法及大量非法的途径占有越来越多的商品和货币”。

我们看到,这个阶段中,实行的政策恰恰就是通过拉大收入差距来推动生产力发展。说什么社会主义就是解放生产力,不过是忽视生产关系因素而直接诉于生产力中不可琢磨的因素。如果说,收入的一定差距能够促进生产力发展,刺激人类的原始冲动,那么承认两极分化的合理性,或者说明明已经分化了还不承认,那就很可怕了。、

两极分化的的作用就是:财富一端的拥有者通过对政权和资本的两重垄断, 使下层向上流动的过程被掐断,使穷人丧失了对社会的信心,从而衣服那革命。

“被这种‘物质刺激’刺激起来的资本主义发财致富、争名夺利的思想就会泛滥起来,化公为私、投机倒把、贪污腐化、盗窃行贿等现象也会发展起来,资本主义的商品交换原则就会侵入到政治生活以及党内生活,瓦解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就会产生把商品和货币转化为资本和把劳动力当作商品的资本主义剥削行为,就会在某些执行修正主义路线的部门和单位改变所有制的性质,压迫和剥削劳动人民的情况就会重新发生”。

文化上承认剥削、享受和资产阶级剥夺他人的合理性,而且在上层建筑出台《物权法》保护这种剥削、转移财产的合法性。

第三阶段,资产阶级分子由经济上的统治地位开始要求掌握政权,占据政权的主要领域。

“其结果,在党员、工人、富裕农民、机关工作人员中都会产生少数完全背叛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新的资产阶级分子、暴发户。工人同志说得好:‘你不限制资产阶级法权,资产阶级法权就要限制社会主义的发展,助长资本主义的发展。’而当资产阶级在经济上的力量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它的代理人就会要求政治上的统治,要求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要求全盘改变社会主义所有制,公开地复辟和发展资本主义制度“。

现在党已经不满足于名义上代表工人、农民了,而是要代表资产阶级的利益,不仅要是党委书记,而且兼任资本家。

作为一个工人阶级的政党,却想去代表资产阶级剥削工人、农民的利益,真是可耻的叛变。

“新的资产阶级一上台,首先要血腥地人民,并在上层建筑包括各个思想文化领域中复辟资本主义,接着,他们就会按资本和权力的大小进行分配,‘按劳分配’只剩下一个外壳,一小撮垄断了生产资料的新生资产阶级分子同时垄断了消费品和其他产品的分配大权“。

这个过程目前正在进行中,新资产阶级已经打算更改为“社会“了,而且公开表示”民主社会主义‘了。同志正在是呕吐挽回这一局面的发生,但是这一任务看起来异常艰难。资本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就很难合上。而且很多官员仍然在走着不依靠群众的老路。同志说过,谁不依靠群众,谁就灭亡。

看来,这一点很快就要实现了。在中国要么依靠群众,发展社会主义,要么继续依靠资本走向被埋葬的结局。除了这两个结果以外,没有任何可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